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都市->絕望黎明->章節

魂斗罗归来有多少关:第五百四十九章 清理門戶

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 www.sxaaw.icu 臨走前,我回頭看了眼,超市的幾人已經坐上了提前準備的吉普車。

而吉普車就在剛剛暴徒埋伏的對面。

想著,我又加快了些速度,京武的同伙明顯是有探子信息,連上車的位置都知道。

現在是清晨六點多,但路邊已經有不少人了,他們看見我穿著紅袍在屋頂躍起狂奔,都驚詫的拿出了手機。

我心想自己辛虧喬裝打扮,還帶著面具,不然肯定出名了。

“這是什么人啊,怎么穿著紅【愛尚小說 www.sxaaw.icu】袍子還帶著貓臉面具?”

“在房頂上能跑的這么快,還這么穩,肯定有真功夫!”

“牛逼!我發個逗音……”

……

管不著旁人的目光,我飛快的沖到了四合院附近的道上,根本不給那三名高壯暴徒反應的時間,見面就是青龍小劍招呼,又兩記氣刃斬秒殺。

靈蓮境的攻擊手段,比靈花境的力量不止高出一星半點兒。

緊接著,我以同樣的方式,再次繞到了燒烤攤附近的路上。

燒烤攤的店員和三名持刀暴徒已經對峙,就要打起來的架勢。

我趕到后,兩邊都驚詫不已,習以為常的我早已懶得解釋,兩三招解決掉暴徒后,對著發愣的燒烤攤店員喊道:

“還不走,等到天黑么?”

忙前忙后,要不是有充沛的魔力支撐,我得累死。

途徑了三個地方,已經聚集了大量的路人拍我,甚至還有無聊的人在到處尋找,嚷嚷著:

“黑貓俠就在附近,就在附近……黑貓俠……”

神特么黑貓俠……

我無語的撿起一塊小石頭,彈指飛去,把那嚷嚷黑貓俠的無聊禿頂大叔給打暈,這才繼續趕路。

……

等我到達最后的武館街時,他們已經打了起來。

四條路要解決,我實在分身乏術。

武館這邊有六人,但看起來他們還是占了下風,已經有兩人胳膊掛彩。

而這三名暴徒是整體實力最強的,有一名靈花四品境,有兩名靈花二品境。

武館這邊的實力不明,也是我最疑惑的事情。

從昨晚到現在,我始終感覺不到他們有任何靈力氣息,但他們又有武力。

就從現在的場景看來,雖然沒占上風,但至少他們能應對三個靈花境的高手,真是奇怪了。

疑惑歸疑惑,我并沒有耽擱時間,快速的加入了戰場。

即使靈葉四品的高手,在靈蓮境面前,也是弟弟。

他只硬接下了我三招刀法,第四招便被我利用青龍小劍合擊,割破了喉嘍。

剩余的兩名暴徒見局勢不對,還準備逃跑,結果被青龍小劍追擊,依次被刺穿了后背心。

武館這邊的六人累的氣喘吁吁,其中有位留胡子的中年人,禮貌的上前對我拱了拱手:

“多謝俠士出手相救,敢問尊姓大名?”

我輕輕說了句:

“黑貓?!?/p>

隨后又補充問道:

“你們有車嗎?”

留胡子中年人遲疑的點了點頭,指著前面的黑色吉普車:“有!”

我率先朝著吉普車走去:

“我跟你們一起去鬼捕殿!”

留胡子中年人沒辦法,只好先讓兩名受傷的自己去包扎,隨后才跟上我,親自開車。

雖然是我救了他們,但他們似乎并不情愿讓我跟著。

可能是因為有我的存在,路途中,身后坐著的其它人都一聲不吭,十分安靜。

我開口問道:

“你們真是武館的人?”

中年人點了點頭,隨后還有些忌憚的看了看我的臉色。

我知道他肯定在撒謊。

便又問道:

“開武館的,還認識鬼捕殿的修士?還敢去支援修行圈子的事情?”

中年人被我問的啞口無言。

最后琢磨了半天,估摸怕我生氣,一言不合要他們性命,才勉強擠出微笑:

“瞞不過黑貓俠士的眼睛,我們確實不是單純開武館的,但……領命行事,不方便透露,還請俠士不要為難?!?/p>

見他這么說,我也不勉強。

點頭道:

“我隨便問問而已,不方便就算了吧?!?/p>

我又換了個問題:

“對了,你們身上為什么感覺不到靈力?”

這時候,坐在后排一直好奇聽我們對話的青年,迫不及待的說道:

“這是我們宗門特制的屏息丹……可以……”

中年人皺起眉頭,回頭就是狠狠一瞪眼。

嚇得那青年連忙縮回脖子,知道自己說漏了嘴,不敢再吭聲。

不過,這個答案也夠了。

首先,他們確實是宗門的弟子,屏息丹的意思,顧名思義肯定是可以隱藏氣息的丹藥。

而我也在心中猜了個大概……

他們埋伏在城區中央,故意泄露信息說是鬼捕殿的幫手,引蛇出洞,讓京武派人攔截。

如果沒猜錯,四個地方的人,都是鬼捕殿派去的臥底弟子。

難怪何苦來會寫這四個地方,應該是鬼捕殿殿主提前早就安排好的。

中年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自顧笑了笑,隨后便專心開車,我也不再多嘴,車內陷入安靜。

好在車程不長,半個小時左右就到達目的地。

還沒下車,我就看到了路邊??康牧磽餳噶炯粘?,證明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幾人一起,沿著我走過的路前進。

他們比我著急,起先還能陪我慢慢走幾步,接著越走越快,最后干脆小跑了起來。

我也幾乎可以肯定,他們就是鬼捕殿的弟子,忙著趕去完成任務。

而我的任務,其實已經完成,就差手刃京武了。

所以我并不著急,慢悠悠的走著。

走到能看見兩顆大樹的地方,我發現昨天被我送信的四波人,已經全都抽起了武器,團團圍住了兩個人。

兩人中其一,肯定就是京武。

我也不再磨嘰,果斷的喚出戒刀,邁步迅速的往前狂奔。

我奔跑的動靜,惹得所有人都向我看來。

特別是被圍住的京武,不屑的笑道:

“還以為來的是什么高手,原來是穿著紅裙子的小貓娘子啊?!?/p>

此時的京武,和我上次見他時,又有了區別。

他變得極其瘦弱,像是皮包骨頭般,黑眼圈嚴重凹陷,眼珠子都快看不清了,他手里捏著把長刀,還駝起了背。

這狀態,和微信群里的陳宇澤一模一樣。

應該是黑霧把他身體已經吞噬了大半。

京武旁邊還帶了個頭纏布巾的幫手,有靈花五品境的修為。

見我沖來,這人毛遂自薦的擋在了京武面前,自信的說道:

“武哥,這小娘子,我來對付!”

懶得跟他廢話,我沖到人群后方時,墊腳一躍而起。

在半空中瞬間切換成魔力,揚起手中戒刀,以自己靈蓮境最大的力量,狠狠的向他劈了過去。

氣刃斬“噌!”的聲劃破空氣,拖著黑霧的月牙,如鋒利的閘刀!

見我氣息瞬變,那人和京武同時驚愕的微張著嘴:

“怎么……怎么可能,剛剛不是靈花三……”

來勢洶洶的氣刃斬,可不會聽他們驚呼。

只見纏頭巾男子驚慌失措的咬牙抬起手,武器都沒來得及舉起,就“砰!”的聲,連刀帶人,直接劈成兩截。

血肉模糊的尸體,就倒在京武腳下。

京武臉色難看的抽了抽嘴角,駝著背趕緊把刀抬起,警惕的盯著我,如臨大敵。

“你是誰?”

我暫時沒搭理京武,而是轉頭對著周圍的人說道:

“京武的人頭我要了,你們往后站點兒,別被誤傷了!”

一眾十多人面面相覷,最后還是在那個中年人的點頭下,撤退開去。

但他們并沒有離開,依舊保持著對京武的控制范圍。

京武似乎記得我的聲音:

“你是李曉?”

我盯著他,冷聲說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害死了師父,四處為非作歹還掛著張氏形意拳的名號,師父當初不認你,還真是看準了你!”

“今天,我就替師父,清理門戶!”

京武抖了抖嘴角,隨后仰頭笑了幾聲:

“小師弟,我承認你無論是拳法還是靈力修為,天賦都比我強……但那又怎么樣,都是靈蓮境,我會怕你?”

最后幾個字,京武刻意加重了語氣,是在蓄力準備主動攻擊。

只見京武身體猛的往前一竄,看似皮包骨頭駝著背,實則速度和力量都十分強悍。

刀尖刺來,我都能感覺到上面的殺氣。

我迅速的躲開,也不甘示弱,手里的桃花刀法早已爛熟于心 ,借勢就開始反擊。

京武雖然修為和我一樣,都是靈蓮境,但他的功底卻只有形意拳。

我除了比他精湛的形意拳法、步法外,還有《桃花刀譜》做翼。

毫無基礎的他,靠著亂砍亂劈,怎么可能是桃花刀的對手。

等我順暢的打到第十五式時,京武已經出現了疲態,手腕捏刀格擋,每次碰觸都“砰!”的聲,震得他胳膊一歪。

氣喘吁吁的京武并不笨,手腕已經扭傷紅腫的他,連忙換到反手握刀。

但這樣,無疑是對實力的大打折扣。

可京武現在無心戀戰,抓住一個空蕩機會,沖我扔了亂七八糟一大推暗器,也不管有沒有用,轉身就準備逃開。

我轉動戒刀,把暗器全都擋下。

見前面逃開了數十米的京武,我連忙墊腳躍起跟上,追到青龍小??曬セ鞣段Ш?,我心念轉動,小劍瞬間出鞘。

想著張哥臨死前的畫面,我憤怒的冷聲呵斥道:

“京武!拿命來!”

就在青龍小劍急速追殺過去時……

只見京武的側面,忽然也飛來了許多小劍,這些小劍都是木制,如小蜜蜂般,密密麻麻,至少有七八十把。

每把小木劍上,都包裹著閃閃發光的靈力。

“噌!噌!噌!噌!……”

無數的穿透悶響聲傳來,京武整個人瞬間被刺成了馬蜂窩,被小木劍的力量給刺的都側飛懸空起來,尸體好半天才落地,死的不能再透。

而青龍小劍則顯得孤零零的,沒找到目標,又折了回來。

我有些惱怒的轉過頭,沉著臉大聲質問道:

“是誰動的手?”

“沒看見我就要殺了他么?還需要你的幫忙?”

沒親手滅掉京武,為張哥報仇,我心里當然不舒服。

可當我轉頭時,卻發現剛剛圍在周邊的那數十人,都恭恭敬敬的半跪在地。

而不遠處的小山坡上,兩名錦衣玉冠的男子正面帶微笑的看著我。

相鄰小說:真武神帝都市逍遙兵王殺仙傳終極美女保鏢醫手遮天明王首輔火影之最強蟲師紂王駕到之叱咤封神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夢幻西游之稱霸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