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玄幻->詭秘之主->章節

魂斗罗归来吧2v2:第九十九章 近在咫尺(周一求月票推薦票)

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 www.sxaaw.icu 看到倫納德.米切爾的時候,克萊恩腰背肌肉瞬間變得僵硬,精神緊繃得仿佛拉開到極限的弓弦,隨時可能斷裂。

他記得很清楚,詩人同學體內寄生著一位“偷盜者”途徑的天使,帕列斯.索羅亞斯德,能察覺到自身的特殊,從而窺破偽裝!

如果那位老爺爺將眼前看守者有問題的事情告訴倫納德,那麻煩就大了,只能寄希望于詩人同學害怕自身秘密曝光,捏著鼻子假裝不知道……之前在廷根的時候,雖然他總是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不用那么在意,但那都屬于沒直接針對教會的情況,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正義感爆發,決定忠于職守,【愛尚小說 www.sxaaw.icu】冒險揭破,畢竟這和因斯.贊格威爾那件事情很像……這個瞬間,克萊恩的額頭差點沁出冷汗。

坦白地講,他沒預料到會在前往查尼斯門時碰上倫納德,因為對方已經是“紅手套”,而非普通的“值夜者”,不用再輪班值守,這個點也不該在地底。

不過,克萊恩旋即想到了一個關鍵點。

那就是能察覺自己特殊的是帕列斯.索羅亞斯德,而非倫納德.米切爾,前者的態度更為重要!

這位老爺爺知道我知道的存在,一旦戳破我的偽裝,讓我陷入險境,就必須做好被我揭發的準備,到時候肯定是互相傷害,誰都沒有好處,而對一位“偷盜者”途徑且不信仰女神的天使來說,這完全沒有必要……如果我是,只會裝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根本不提醒倫納德.米切爾,不將自身的安危寄托于宿主的一念之間……迅速理清了思緒的克萊恩恢復了鎮靜,迎著戴紅手套的倫納德.米切爾走了過去。

倫納德不甚在意地看了眼對面頭發稀疏霜白的內部看守者,忍不住抬起右手,半捂住嘴巴,打了個哈欠。

這是晚上不睡覺,沒事情做,去值守室找人玩牌了?真是標準的“不眠者”啊……克萊恩大致明白了身為“紅手套”的詩人同學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他回憶著在廷根市時,那些內部看守者遇到“值夜者”的反應,沉默地對倫納德輕輕頷首,用右手食指和中指于胸口順時針點了四下,仿佛畫出了一個圓月。

倫納德用同樣的動作給予回應,沒有一點察覺地越過皮膚松弛鼻子較大的內部看守者,筆直前行。

克萊恩無聲吐了口氣,保持著剛才的步頻和步幅,一路走到了目的地。

那鐵黑色的對開大門沉重冰冷,銘刻著七枚圣徽,似乎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撼動它。

克萊恩側過身體,斜走兩步,敲了下看守室的房門,在輪班的值夜者見證下,打開了查尼斯門。

里面深邃的黑暗頓時涌動了起來,哪怕內中有一根根雕刻著花紋的銀色蠟燭在靜靜燃燒,也無法驅散這種感覺,而那幽藍的火焰反倒加深了死寂沉靜的味道。

與此同時,克萊恩只覺黑暗里有一條條無形的事物刮過自己的皮膚,深入了體內,穿過真實與虛幻的界限,與“怨魂”塞尼奧爾連接在了一起。

霍然間,他沒開靈視也看見了充斥滿整個查尼斯門后的黑色細線,它們輕輕晃蕩,或抱團或延伸,仿佛哪位女士在舒展自己的發絲,或者某種怪異生物在揮舞觸手。

克萊恩表情淡漠地向前邁步,進入了封印之地,然后轉過身體,將查尼斯門推至合攏。

這個時候,外界的聲音似乎被徹底隔絕,內里安靜到如同亡者的國度,讓人不由自主就會聯想開來,不由自主就感到恐懼,這讓克萊恩記起了小時候,哪怕沒有聽鬼故事,偶爾也會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睜眼注視著黑暗,不敢睡覺。

難怪女神有“恐懼女皇”的稱號……克萊恩將視線投向旁邊,提起了放于角落的馬燈,熟練地將它點燃。

昏黃的光芒頓時傾瀉而出,染上了些許幽藍。

披著黑色神職人員長袍的克萊恩沒有急著步入地底,前往第二層,尋找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而是留在門后,耐心地做起等待。

他這是防備“值夜者”急需某些事物,卻礙于夜晚無法取出,只能等待天亮。

根據他的經驗,內部看守者進入查尼斯門后的前五分鐘是最容易被打擾的時間段之一,只要能平穩度過,只要中間沒有別的意外發生,那正常的取用材料事項將等到8點左右,也就是“值夜者”和文職人員的標準上班時間。

換句話說就是,克萊恩一旦撐過前五分鐘,后面近兩個小時內,基本不會被“值夜者”打擾,當然,實際上的行動時間不會這么寬裕,黑夜教會的教堂8點就要開門,仆役們至少會提前1個到1個半小時起床忙碌,6點30分之后,其他仆役隨時可能發現有同伴失蹤!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克萊恩的心跳難以遏制地加快了少許,只覺這五分鐘是如此煎熬。

終于,默數完畢的他將目光投向了黑暗深處的石制臺階,那是前往第二層的通道。

此時此刻,這里再無人能限制他!

到了這一步,克萊恩感覺已經戰勝了70%的困難,剩下的30%主要在得手之后怎么離開。

當然,各種意外總有一定概率發生,克萊恩沒有大意,提著馬燈,一步一步走向了那石制臺階。

對于別的非凡者來說,查尼斯門后的第一層其實比封印物更加有吸引力,這里存放著各種非凡材料、魔藥配方和隱秘知識,甚至關押著被逮捕的鞋教徒、野生非凡者,潛入者不管是想發財晉升,還是解救同伴,只需要活動于這里,就已經足夠。

但克萊恩必須深入,前往封印著那些有危害物品的地方。

路過幾間緊鎖的石室時,他明顯感覺到里面有人,可他們沒有吵鬧,沒有怒吼,沒有求饒,也沒有呼救,全部安靜地躺著或坐著,氣息已然變得陰冷。

馬燈光芒搖晃,照亮了一層層往下的臺階,克萊恩收回注意,沉穩地走向了更深的地底。

他沒有奔跑,害怕引起封印核心的過激反應。

黑暗越來越濃郁,兩側典雅燭臺上的幽藍色光芒越來越微弱,給人一種即將熄滅的幻覺,而到時候,純粹的黑暗或許會帶來無法想象的恐怖變化??死扯魅套耪庵直灸艿目志?,終于走完了臺階,來到了地底第二層。

借著“怨魂”的夜視能力一眼望去,克萊恩發現這里用鋼鐵、磚石、泥土、白銀塑造著奇異的墻壁,分隔出一個又一個區域,有的地方敞開,有的房間緊閉,各自都有一件封印物。

提著馬燈,往左拐去,克萊恩眼前霍然一亮,看到了正熊熊燃燒的火焰,看到了亮紅的黑煤與木炭。

那片區域處于半開放狀態,內里有一個鋼鐵制成的浴缸型事物,下方挖空,填塞著無煙煤、木炭和各種可燃物。

它們一直燃燒著,讓鋼鐵浴缸內發出咕嚕的聲音,讓水蒸氣彌漫而出,匯于天花板,凝成液滴,如雨落下。

一件需要用熱水浸沒才能封印的物品……而內部看守者必須定期添加木炭煤炭,以防火焰熄滅……嗯,如果有一件能不斷散發高溫的封印物,就可以組合在一起,讓封印變得簡單……克萊恩瞄了眼鋼鐵浴缸,本著不要出意外打亂自己計劃的想法,靠攏過去,用工具將堆在外面的部分煤炭添加到了火堆里。

他抬起頭時,眼角余光掃過,看見鋼鐵浴缸內的熱水下,有一個個銀色的金屬制品。

它們組合起來,似乎是一個沉重的全身盔甲,而部分地方有無法清洗的暗紅色血跡和濺射出的紅點。

“142”……古神血液……它現在長期存放于貝克蘭德教區了啊……克萊恩見過這件封印物,心中頓時浮現出相應的情報。

就在他要收回目光時,他看見了那式樣古樸的銀色頭盔。

頭盔的面甲已經被拉下,讓里面顯得幽黑,這一刻,克萊恩只覺那里有目光透了出來,投向自己。

他猛地打了個寒顫,連忙退了兩步,心臟跳得又快又亂。

不敢再打量,克萊恩平復下心情,將目光投向前方,沉穩邁步,脫離了這片區域。

經過幾個封閉著的地方后,他靈感突有觸動,只覺右手邊某個地方有某件事物在召喚自己,并且發出了心臟膨脹收縮似的噗通噗通動靜!

果然,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一直在等待我前來……克萊恩冷靜地確認了之前的判斷,循著那虛無的召喚,改變方向,一路靠近。

也就是兩三分鐘的樣子,他看見了一個石門半開的房間,里面黑暗深沉,沒有一點光亮。

隨著馬燈的照射,一個由根根白骨組成的空蕩書架映入了克萊恩的眼簾,上面擺放著一本封皮堅硬漆黑的古老筆記。

那本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

“霍納奇斯……弗雷格拉……霍納奇斯……弗雷格拉……”虛幻的聲音鉆入了克萊恩的耳朵,讓他確定自己找到了目標!

事情很順利,但克萊恩不敢有一點大意和魯莽,小心翼翼地進入房間,緩慢地靠攏過去,害怕封印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的措施會對自身造成傷害。

于是,當距離拉近后,他胸腹間突然伸出了一只手,袖子呈暗紅色的手!

這是“怨魂”塞尼奧爾的手。

“秘偶大師”守則之一,能用“秘偶”的情況下盡量用“秘偶”,真出了什么問題,由“秘偶”承擔!

就在這時,房間門口突然響起了“啪”的聲音,就像有誰走了過來!

克萊恩瞳孔一下放大,想都沒想就撲向了白骨書架,讓胸腹間的“秘偶”之手能盡快抓住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與此同時,他右掌探入衣兜,就要打開鐵制卷煙盒,戴上“蠕動的饑餓”,搶在封印核心給出反應之前,直接傳送離開!

這個過程中,他腦海內自然浮現出了門口的景象:

一個頭戴兜帽,穿著古典長袍的身影立在那里,面容秀美卻臉無表情,黑眸幽邃但缺乏靈性!

那個直接抹掉了a先生,中止了貝克蘭德大霧霾**的教會高層?她怎么會藏在地底?這不符合邏輯!克萊恩心中驚恐剛有涌現,就本能地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身體。

他的身體就像遭橡皮擦光顧的鉛筆畫,被飛快抹除著,還未碰到安提哥努斯家族筆記,就已徹底消失不見。

ps:周一求月票推薦票,順便感謝y先生讓真實造物主有了生日。。

相鄰小說:占個山頭當大王美女總裁的極品高手地府通靈神醫神話禁區重生似水青春奪運書生無限福利神豪極品修真強少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重生之作死大宗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