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穿越->秦吏->章節

魂斗罗归来武器进阶攻略:第941章 開門,查戶口

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 www.sxaaw.icu 黑夫入主咸陽兩月后,帝國首都的秩序已恢復如初【愛尚小說】。

攝政明斷擅行,大權獨攬,九卿皆奉武忠侯之命行事,中樞正常運轉,時局穩定,不用再擔心隔三差五的政變,各勢力火并的戰火波及全城。

北伐軍和投降的中尉軍接管了咸陽治安,每日巡防不休,咸陽人早已習慣了這一幕,士卒們齊刷刷的腳步聲不覺得吵人,反而讓他們安心。

有這支力量鎮著,至少不必擔心有作奸犯科之徒行竊搶劫甚至殺人,若真有膽大包天之輩,事后也被會緝拿,按照秦人早已習慣的律令來懲辦武忠侯廢除了胡亥、趙高更易的一些律令,卻將始皇帝時律文,幾乎原封不動地保留,只是略加修改,比如將腐刑限定在強暴婦女的罪犯身上,若北伐軍士卒敢造次,亦法不容情!

只有如此嚴罰,才能管住丘八們躁動的下半身。

“出問題的是定法之人,而非律法本身?!閉饈俏渲液畹墓鄣?。

這樣也好,居住在咸陽城外郭的農戶們他們大多是爵位不低的軍功地主,打完谷子,繳完減半的田租后,在倉里清點著比往年稍多的余糧,也不由稱贊起武忠侯來。

“聽說武忠侯亦是農戶出身,果然知農事之苦,今歲家中余糧能多一些了?!?/p>

亂世里,沒有什么比積滿谷倉的糧食更讓人安心了。

但農戶們才開始享受農閑的時光,亭長、里正便挨家挨戶通知大伙:“明日不得走家串門,各戶皆居其家!”

還在各家門上用土塊標明了數字次序。

果然,九月十五日這天,吃完朝食后,當地亭長、里正帶著四名小吏來,順著里巷,一家家敲門起來。

“誰人?”

“開門,官府查戶籍!”

戰戰兢兢地開了門,一家老小都站在院里,農戶們臉色不太好看,暗暗嘟囔道:

“瞧這架勢,莫不是要收口賦,今歲口賦不是說過不征了么?”

秦以十月為歲首,在這“秦始皇三十八年”里,胡亥為了修驪山陵,維持戰爭所需,已對咸陽人征過四次口賦,搞得滿城叫苦不迭,此時已是年末,黑夫當然不可能再給他們加負擔,更宣布明年起,未成年人口賦減半。

“莫非,攝政府庫中沒錢了,也要像胡亥一樣違諾?”

農戶們卻是多想了,官吏們還真只是查戶口,其目的,是黑夫欲重整首都的戶籍數據。

早在商鞅變法時,一項舉措便是整頓戶籍,建立名籍、戶居之制,規定,“四境之內,丈夫子女皆有名于上,生者著,死者削”,說白了就是后世的人口普查……

不僅僅是列個人頭數,“境內倉稟之數,壯男壯女之數,老弱之數,官士之數,以言說取食者之數,利民之數,馬、牛、芻、稿之數”,人口組成,財產多寡,都要在每年秋,地方官上門征租賦時一一統計,目的當然只有一個。

防止偷稅漏稅……

所以天下七雄中,獨秦國征稅效率最高,別國的財政從地方到中央,如同漏水的篩子,剩不下多少,秦國卻能好歹征足,將國內的人口資源,最大程度調用起來,從而國富軍強。

這本就是治粟內史的戶吏分內事,做起來輕車熟路,一人手持在府庫中找到的,秦始皇三十六年時的數據核對,另一人則在黃紙上記下如今的情況。

“西街里戶主不更蠻強,伍長?!甭渴歉鑫宕筧值暮鶴?,走路一瘸一拐。

“妻曰,趙高作亂時在集市,亡,不知所蹤?!笨蠢湊飧黽彝ヒ慘蚴本侄獾街卮?。

“大女子細(成年),未嫁?!閉馀郵?,正在給菜圃澆水,長得還不錯,里正笑著說,明年再不嫁就要倍其賦,還是快點挑個女婿吧。

“小男子駝(未成年),年十二?!鄙倌耆艘埠薌昴?,眼睛離不開站在最后那名黑衣官吏的佩劍。

戶吏特地掏出隨身攜帶的皮尺,給他量了量后補充寫道:“身高六尺?!?/p>

接下來輪到財產了,這個家庭還有兩個奴隸。

“臣曰聚,婢小女子曰夏?!?/p>

這對奴隸父女穿著褐衣,他們很羨慕驪山刑徒能得到赦免,可惜武忠侯鬼得很,改革只革現在無人做主的皇家巨產,絕不觸動私人財產利益。

而在官府的檔案里,隸臣妾的地位,只比牲畜高一行,住處也在空落落的豬圈旁。

“無彘,牡犬一只?!?/p>

也就是門前桑樹下,沖著小吏們齜牙咧嘴的那只老黃狗,被狠狠踹了一腳后,夾著尾巴跑到后院去了。

少府的稅吏繞著屋舍走了一圈,記載道:“屋舍一棟二室,各有門,皆瓦蓋,并有木大門,設施齊備,門前有桑樹十株?!?/p>

這是一個中人之家。

登記完畢后,戶主蠻強乘機稟報,說自己有殘疾,是服役時落下的傷,一只腳瘸著,還當場走了幾步給官吏們看。

“三十六年時,你怎么還沒瘸?”戶吏橫著眉,對此人的稟報表示懷疑。

“是去年,去年才落下的?!?/p>

蠻強有些心虛地低下頭,他是被征去南方作戰時傷到的,僥幸撿回一條命,生怕被新政府秋后算賬。

好在官吏們不予計較,里長也為蠻強作證,小吏這才進行了標記,算是免去了蠻強的徭役。

但又警告,如隱匿成丁不申報,或申報身體病殘不實,則罰甲二副,里正、里老各罰甲一副。

三名戶吏、稅吏的工作完成了,一旁沉默寡言的黑衣官吏卻才要開始,他一口南郡口音,顯然是近來被安插到咸陽各官署的“北伐功臣”。

因為蠻強在里中任“伍長”,此人便詢問了他一番鄰居的事,譬如有無外人來造訪等,近期可有可疑舉動等。

臨走時還放下一句話:“若有可疑者而不報,藏匿罪人者刑,什伍連坐!”

等一天下來全里的戶籍都核對完成后,四名官吏又讓里正向全民居民強調:“無驗傳不得出鄉,無符節不得出城,抓到直接遣返,入夜后有不歸者,立刻稟于亭長!”

總之一句話,沒事家里好好呆著,沒開到介紹信,就別想全城串門了,城里的逆旅客舍,也會嚴查一切流動人口。

和后世一樣,清查戶籍,限制遷徙,是為了方便征兵收稅。

還有一件讓季嬰很上心的事。

維護社會治安,防范敵特分子!

……

次日,咸陽城內各戶、各里的戶籍檔案被抄錄成一式三份,分別送到治粟內史、少府和新成立的機構“黑冰臺”處。

治粟內史感興趣的是戶口和各家田畝數,新官上任的蕭何要量入為出,確定明年的收支預算,尤其是要搞清楚,關中的經濟,是否能支撐起明年春,武忠侯的出兵計劃,需要出多少兵卒,發動多少民夫?

少府感興趣的是人口組成,以及各家財產狀況,張蒼得為來年秋的口賦收取做準備。

黑冰臺關心的,則是近期是否有可疑人物混跡民間,他們要順藤摸瓜,找出潛藏在咸陽城里的“六國間諜”……

秦始皇帝時,咸陽的戶籍制度相較于現在,有過之而無不及,亭長們最喜歡抓捕游士,很少能有可疑人士能混跡進來,也就有官身和手持符節的人能暢通無阻。

可隨著今年關中淪為戰場,大亂之下,民生動蕩,舊政權崩塌,新政權草創,在這交接之際,卻是間諜最容易混進來的時候,或為商賈,或冒充來投靠武忠侯的士人,潛藏城中,傾覆政權自然沒那本事,但也少不了暗暗串聯反對攝政的人士。

大概在十天前,黑冰臺剛成立,季嬰就辦下了一樁大案:

根據御史楊提供的線索,說一個趙地商賈在試圖與“?;逝傘泵墻喲?,而在早些時候,這趙賈還與蜀郡常的一位幕僚會面……

季嬰將那人秘密逮捕,嚴刑逼問下,才得知,此人果是趙國蒯徹的密友,籍貫是太原商賈,居于上郡,在六國撤離西河后,他假借獻車馬與北伐軍,借機遁入咸陽,在此居住,試圖離間黑夫與蜀郡的關系。

一同被知曉的,還有“蜀郡立小公孫為皇帝,聯遼東扶蘇以抗秦賊”的大膽計劃。

“常幕僚嚴今已隨君侯使者南下,常是否會有所反復?”

黑夫沒有十全把握。

這樁案子,直接引發了黑夫對蜀郡的軍事行動,他命令在漢中等待常的小陶,看準時機,不惜動用武力,也要確保常北上萬無一失!

只不知小陶現在是否得手,而咸陽城里抓六國特務的大網,才徐徐拉開。

“六國亡我之心不死,其說客奸細潛藏汝潛伏于市肆之中,蠢蠢欲動!”

“民戶中可疑之輩要查,那些來自關東的商賈,更要徹查清楚!”

戶籍確定的民戶只是順帶一查,季嬰的主要目標,在于那些居無定所的行商賈人,他請求黑夫授權,將咸陽城里大大小小的商賈一股腦都抓來,一一甄別……

“季嬰啊季嬰,你可饒了那些可憐的商賈罷,蒯徹派來的趙諜能混入咸陽,本就是特例,全城能有幾個?大不必鬧得雞飛狗跳?!?/p>

現在不比后世,間諜主要的作用是離間、賄賂,既沒有飛鴿傳書,又無無線電通訊,就算得了情報,也沒法及時傳回去黑夫已下令,從九卿到庶民,暫停一切民間私人信件的傳遞,只有軍隊和官府能使用郵傳系統。

這下,季嬰連拆信的功夫都免了。

見季嬰并未領會自己的意思,黑夫笑道:“我讓你設此羅網,抓的可不是天上偶爾飛過的鳥?!?/p>

他指了指腳下。

季嬰立刻明白了:“而是潛藏在地里的蟲兒?”

“不錯,該試探的也試探過,李斯已向我表明態度,小陶剛派人來報,說蜀郡局勢已控制住,常繼續北上,不日將至咸陽,留著彼輩亦無大用,不如殺雞儆猴……”

“可以,收網了!”

……

王任乃是秦始皇時老丞相王綰之孫,師從政見與王綰相似的博士淳于越。而淳于越則做過扶蘇幕僚,于是王任在胡亥時期被打壓、下獄,直到黑夫入主咸陽,才獲得釋放,在御史府任職。

可這兩個月來,王任總算看清了黑夫的真面目:“名為忠臣,實為逆賊!”

“遲遲不立嬴姓皇帝,或有謀篡之心?!?/p>

出于對皇室的忠誠,多日前,那場咸陽少吏們的秘密聚會上,王任便是主要的發起人。

也是他提議,眾人才尋了昔日獄友楊,以其為首腦,一面抨擊新政,一邊試圖通過聯絡蜀郡常,前任郎中令李良,函谷關趙賁等人,保衛嬴姓社稷,并想辦法聯絡長公子。

十七日這天,王任休沐在家,天已大亮,他昨夜與同僚們籌劃,熬了夜,此時仍在酣睡。

迷糊之中,王任夢到扶蘇公子歸來繼承大統,在群臣和故秦民的逼迫下,黑夫那廝戰戰兢兢,跪著膝行向前,向公子稽首,交出了手中權柄,國政歸于新皇帝……

自此,有好皇帝在位,亂政被廢除,眾正盈朝,大秦終于中興……

而這時候,他家門外,卻傳來一陣不緊不慢的敲擊聲。

“何事?”老閽人一骨碌翻起來,隔著門問道。

“官府,開門,查戶籍?!?/p>

這幾日,官府的確在咸陽城各里閭清查戶籍,秦人不論是農夫還是官吏,也不管爵位高低,都需登記。

閽人隔著門縫瞧了一眼,見對方穿著官服,亮出了印綬符節,不疑有他,一邊讓人去稟報主人,一邊開了門。

“戶主何在?”官吏們倒也彬彬有禮,作揖后笑著發問。

“主人在休憩……”

“哪間屋子?吾等前去拜見?!北暇故喬叭嗚┫嗉?,還是挺大的。

“正寢,汝等還是在廳堂等候罷……”

但聽聞此言,官吏們相互使了眼色,徑直往正寢走去,他們越走越快,最后變成了飛奔,而從門外也不斷有身著甲胄,手持刀兵者涌進來,將仆役們都制住。

于是王少吏被驚醒時,便只見一群如狼似虎的中尉兵沖入室內,將劍架在他脖子上,后面則有幾個黑冰臺的官吏,他們徑直沖入,手持繩索,冷笑道:

“王任,你這六國間諜,還不束手就擒???”

……

ps:第二章在晚上。

相鄰小說:太上寶篆萬年仙尊在都市美利堅資本貴族帶個位面闖非洲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落地一把98K黃金漁村天行戰記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戰國野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