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修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章節

魂斗罗归来怎样刷枪:第九百零八章 當眾挑釁

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 www.sxaaw.icu 韓立望著玄斗臺上風卷殘云般的這一幕,面上也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鎖天??!想不到多年不見,威力提升了這么多?!迸員叩墓喬а班雜锪艘簧?,眼中光芒閃過。

風無塵此刻一下恢復了過來,面色一沉后,體表驟然亮起一百五十幾處白色光點,體內更響起一連串的噼啪脆響。

他腳下猛地一踏地面,整個玄斗臺猛烈一晃,似乎要被一腳震塌。

接著這一踏之力,風無塵的身形驟然化為一縷白色青煙,從漫天鞭影的圍困中,斜刺沖天飛射而出。

此時的易立崖手中黑色長鞭上下飛舞,整個人已完全淹沒在漫天鞭影之中,鞭影所化的一個個黑色圓圈就如同長了眼睛一般,如影隨形般朝風無塵身影方向追了過去。

不過風無塵的速度顯然更快幾分,那些黑色圓圈每每要將其一罩其下,但都被其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

望著場上身形飄忽的那道白色身影,在漫天黑色鞭影中左閃右避,不停騰挪,讓四周之人看得目不暇接。

“易立崖這一招雖可令人避無可避,一旦被其一道鞭影鎖住,后續鞭影將綿延不絕,再要脫身確實不易。但風無塵卻恰恰以身法見長,躲過了起初的鋒芒,易立崖氣勢怕是將盡?!焙⑧雜锪艘簧?。

“以我對易立崖的了解,他應該還有后手,不過可惜,他的對手是風無塵?!憊喬а安恢每煞竦乃檔?。

“來了?!焙⑸襠歡?。

只見玄斗場上,風無塵手中的柳葉細劍上驟然浮現出無數星辰般的符文,一圈刺目的白色光浪從細劍上蕩漾而開,轉眼間掃過大半個玄斗場。

白色光浪掃過之處,半空之中忽的垂落下一道道白色星光,萬流歸海般朝著柳葉細劍上飛去,紛紛沒入其中,柳葉細劍立刻發出“嗡嗡”的顫鳴之音。

隨著風無塵一聲低喝,柳葉細劍脫手飛出,化為一道奇亮無比的白色光刃,斬在了逼近的兩道黑色鞭圈交界處。

“嗤啦”一聲!

塌陷的虛空頓時被斬出一道缺口,風無塵身形迅疾如電,一下飛竄了出去。

韓立看向那沖天飛射的柳葉細劍,不禁有些動容。

細劍此刻散發出的威能波動極其強大,就算是他來面對,也不好接下,不知究竟是何寶物。

不過就在此刻,易立崖周身鞭影一斂的現出了身形。

但見其嘴角露出一絲詭笑,驀然一掌拍出,袖中“砰”的一聲,迸出一蓬白光,赫然卻是無數根雪白細絲。

這些細絲每一根都晶瑩如玉,散發出絲絲白光,隱約能看到一個個細小無比的白色光點,在白絲附近跳動。

細絲凌空交織下,瞬間化為一張白色大網,朝著風無塵兜頭罩下,速度快得驚人。

風無塵顯然沒有預料到這一點,身體被白色大網一下罩住。

白色大網如有靈性般自動層層纏繞,轉眼間形成一個白色蠶蛹,將風無塵禁錮在了里面,“撲通”一聲倒在了玄斗臺上。

一連串的變化兔起鶻落,引得玄斗場附近人群發出驚呼之聲。

易立崖一招得手,面上露出喜色。

不過隨即他臉上笑容忽的盡數消退,臉上涌現出一層殷紅血色,全身其他地方也是一樣,瞬間變得殷紅如血,更暴突起一根根青筋。

但下一刻,易立崖身上的血色瞬間消退,面色變得蒼白如紙,鮮血從其口中蜂擁而出,腳步也忽的變得踉蹌不穩。

“想不到易立崖竟然練成了朧胄術,難怪剛剛能若無其事的承受住風無塵的斬擊。卻不知那白色細絲是何物,竟能一下禁錮住風無塵?”軒轅行目光閃動,喃喃說道。

韓立聞言眼睛一瞇,他在青羊城玄斗場也聽說過朧胄術的名字,是一種運轉體內氣血之力,散布全身玄竅之內,以在短時間內大幅增強防御的秘術。

此術威力強大,而且另有一個妙處便是玄竅開啟的越多,威力越強,只是修煉起來需要一個一個玄竅的淬煉,過程痛苦無比,殊為不易。

且此術每施展一次,都需要消耗三分之一的氣血之力,稍有不慎便會毀壞肉身根基,風險極大,是以極少有人練成此術。

“這是天羅地網!六花夫人十余萬年前,用一頭天級鱗蛛獸的本命蛛絲煉制的一件特殊武器,雖然不是星器,卻也相差不遠,當年曾經名噪一時。不過此寶后來輾轉遺失,想不到落入了易立崖手中,難怪他如此自信?!憊喬а絆猩涼凰抗餉?,說道。

青羊城其他人眼見此景,都發出歡呼之聲?!景行∷?更新快】

遠處高臺之上,晨陽看到此景,面上也露出驚喜之色,但其眼睛余光忽的瞟到旁邊的秦源面色平靜,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心中沒來由的一沉。

玄斗臺上,易立崖深吸一口氣,立刻穩住踉蹌的身體,瞥了一眼還在沖天飛去的柳葉細劍,手臂一動。

黑色長鞭頓時一個模糊飛射而出,卷住了白色蠶繭,然后猛地一甩,將其朝著玄斗臺下扔去。

但就在此刻,異變陡生!

白色蠶繭白光閃過,只聽“嗤啦”一聲,破裂成了兩半,風無塵的身影從中電射而出,迅疾無比的撲向了易立崖。

易立崖面色大變,正要揮舞黑色長鞭防御。

不過他此刻氣血大虧,且身受重創,動作遲緩,手臂剛剛抬起一半,一道白光閃過,一股巨力打在他的胸口。

易立崖胸口噼里啪啦一陣脆響,向下凹陷而去,口中鮮血狂噴,整個人被打飛了出去,直直跌出了玄斗臺。

一道人影鬼魅般出現在半空,接住了易立崖的身體,緩緩落在地上,卻是晨陽。

青羊城眾人眼見此景,立刻紛紛圍了上去。

韓立也走了過去,看著晨陽的身形,瞳孔微縮了一下。

晨陽方才還在遠處高臺,竟然瞬間便到了這里,他絲毫都沒有察覺到什么征兆。

雖說他因為玄斗臺上的突變分心,但晨陽竟然瞞過他的五感,此人實力恐怕不僅僅是之前表現出的那樣。

易立崖此刻口中鮮血狂涌,面色慘白如紙,人已經昏迷了過去。

晨陽一言不發的取出一只血紅色的玉瓶,撬開易立崖的嘴,將里面的一瓶血紅色丹藥盡數倒進其口中。

丹藥入口即化,易立崖的臉上頓時泛起一絲血色,好看了一些,坍塌的胸骨也緩緩鼓起,恢復原樣。

晨陽面色一松,抬頭望向臺上,只見風無塵手中赫然持著另一柄柳葉細劍,和飛馳在半空的那柄一模一樣。

“原來如此?!背墾艫盜艘簧?,同時抬手一招,掌心發出一股吸力。

玄斗臺上的那兩半白色蠶繭飛射過來,落入他手中。

兩半白色蠶繭仿佛活物一般,立刻蠕動融合到了一處,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白色圓球。

風無塵看著晨陽,沒有說話,單手也是凌空一招。

飛馳向天的那柄柳葉細劍表面星光一閃,立刻停了下來,然后如電飛射而回,落入其手中。

兩柄柳葉細劍彼此共鳴,發出陣陣如鳥鳴般的清鳴之音。

玄斗場下,韓立望向那兩柄細劍,眼睛微瞇。

風無塵似有所感,視線一轉的看了過來。

二人視野相交,虛空中隱隱閃過一道火花。

“厲飛雨,下一場便是你,洗干凈脖子等著?!狽縹蕹臼種邢附RV腹?,嘴角一咧的大笑道。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望向了韓立,面色各異起來。

除了第一輪的預選淘汰賽外,從今日起的后面幾輪比試,對戰列表已經基本固定,而戰勝了易立崖的風無塵,下一輪的確便是要與韓立對決,以決出之后的八強。

此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眼下這一輪的玄斗上,除了個別有心人外,大多沒有想得太多,但如今韓立和風無塵雙雙勝出,并鎖定了下一輪的玄斗,自然會引起不小的關注。

風無塵作為玄止城主秦源的義子,公認的玄止城玄斗第一人,聲名赫赫自不在話下,但韓立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甚至在場絕大多數人都不認識,更沒有看過其前兩輪的表現。

如今風無塵當眾向韓立出言挑釁,作為玄止城玄斗第一人的他,自然不會無的放矢,莫非韓立也擁有可披靡四大城第一玄斗士的實力不成?

“奉陪到底!”韓立面色平靜,只是淡淡的說道。

風無塵瞳孔一縮,目中閃過一絲猙獰,似乎對韓立這幅懶洋洋的模樣頗為不滿。

“此次比試,風無塵勝!”

隨著玄斗臺上的裁判宣布了結果,四周看臺也隨之響起了一陣震天歡呼,風無塵也終于將目光從韓立身上收了回來,朝著中央看臺上的秦源一拱手,隨后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身形瀟灑的從玄斗臺上飄然而下。

晨陽沒有理會周圍的情況,將白色圓球塞進易立崖懷中,抱著其身體朝著遠處走去,口中淡淡道:“厲飛雨,你隨我來,其他人留在此處,為骨千尋和軒轅行助威?!?/p>

韓立面色一動,隨即向骨千尋和軒轅行告罪了一聲,邁步跟了上去。

骨千尋看著晨陽和韓立的身影,美眸中光芒隱現,不知在想著什么。

相鄰小說:重生軍工子弟我真不是神探跑出我人生文娛萬歲基因致勝大道朝天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蒼穹之上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極品女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