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言情->幕后->章節

魂斗罗归来的猎龙跟熔岩对比:第934章:危險與瘋狂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劍徒之路逆天邪神至尊重生三界紅包群詭秘之主人皇紀絕世藥神超級兵王

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 www.sxaaw.icu “先生,這是那個叫沅子的日本女人的照片,根據我的判斷,她的年紀應該不超過三十歲?!便評諍蕓煬桶巖徽耪掌偷鉸較Q緣難矍?。

“就一張嗎?”

“對,我手頭只有這一張,五哥手里應該還有一些,這張應該是拍的最清楚的一張?!便評誚饈偷?。

“這個女人……”陸希言跟這個沅子接觸的機會并不多,甚至都沒有說過話,只能說是見過幾次。

屈指可數的幾次,現在回憶起來,他還真是有點兒覺得這個叫沅子的有些不太一樣。

“先生,您慢慢看,我先回去了?!?/p>

“好,你回吧?!甭較Q遠⒆攀擲锏惱掌?,露出一絲沉思的表情,確實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這感覺是來自什么地方,他一【愛尚小說 更新快】時間又說不上來。

“希言,你看什么呢?”陸希言看著照片在思考,沒留神,孟繁星抱著孩子從門口走進來。

“沒什么,閆磊說,藤本靜香的助理好像過去在哪兒見過,他這一說,我也有些這種感覺,就讓他拿了一張照片過來?!甭較Q苑畔掄掌?,站起來,從孟繁星手中抱過兒子,“梅梅,來,你也來幫我看看?”

“就是照片上這個女人嗎?”孟繁星甩了一下抱的有些發酸的手臂,坐了下來,拿起照片問道。

“嗯……”陸希言點了點頭,心思一下子就轉到兒子身上了。

這親生骨肉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那是真不一樣,這種感情是很奇妙的,沒有辦法用語言去描述的。

“我也就見過這個沅子一次,現在看這個照片,確實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泵戲斃塹?。

“你也有這種感覺嗎?”陸希言驚訝的吸了一口氣。

“嗯,希言,咱們認識的人那么多,就算有長的相像的,有熟悉的感覺這也不奇怪,你和閆磊是不是多心了?”

“我也希望是多心了?!甭較Q緣懔說閫?,“幾點了,兒子是不是該睡覺了?”

“他剛睡醒呢,一會兒該吃……”孟繁星道,“明天楊淑慧約了我去蘭心大戲院看戲,你說我是去還是不去?”

“去,周福海這個人,我們還需要及時的掌握他的想法,直接跟他接觸不現實,但是楊淑慧不同,可以通過她來間接的了解?!甭較Q緣?。

“好?!?/p>

其實陸希言很清楚,周福海跟ChóngQìng方面的聯絡已經很頻繁了,他早就開始為自己謀后路了。

以他對周的了解,只怕周最終會傾向于ChóngQìng方面,得到美國的援助,ChóngQìng方面在戰后必然實力大漲。

……

一股從西伯利亞而來的冷空氣襲來,大雪紛紛而下,整個城市很快就被白雪覆蓋,銀裝素裹。

這種外界的寒冷遠遠地不及處在絕望之中的冰冷。

日軍在南太平洋接連失利,被逼著不斷的收縮兵力,隨著盟軍在歐洲戰場上不斷釋放出來的投入進來。

日軍之前吃進去多少,不但要吐出來,還要加倍的吐出來。

1945年的春節,上海的老百姓依然很苦,而且比上一年更苦,但是臉上多了一絲笑容,一絲希望。

而對于向陸希言這樣的“漢奸”而言,雖然是錦衣玉食,卻應該內心是惶恐不安的,因為,一旦日本人離開了,那么是要清算過去的帳的。

臘月二十三是小年,陸希言想著跟孟浩緩和一下關系,就讓孟繁星打了一個電話,叫孟浩和夢瑤夫妻來來家里吃個飯。

“怎么,他不愿意來?”

“嗯,他現在認定你是漢奸,還勸我趕緊跟你劃清界限,免得日后被你連累?!泵戲斃嗆芪弈?。

“算了,她們不來,我們自己吃就是了?!甭較Q蘊玖艘豢諂?,有些事情強求不得,就算他努力的跟孟浩修復關系,他不領情也沒辦法。

他現在認定了自己變了質,是那個一心要跟日本侵略者走到黑的漢奸,誰的話都聽不進去,又能怎么辦?

“這場戰爭快要見分曉了,到時候再解釋也不遲?!?/p>

“嗯?!?/p>

……

東亞植物研究所,不,現在應該稱作是“蒙安制藥江灣分廠”地下基地,一年半前,這地下研究和生產生物武器的基地其實是被封存了,除了人員和一些物資撤走之外,整個研究和制造基地都保存的很完整。

為了就是有一天還可以重新回來。

“慧子小姐,這里的通風和排水設備一直都運轉良好,設備和培養皿只要稍微的清理一下,完全可以使用?!?/p>

“嗯,幸虧了,青木君?!碧儔揪蠶憒┳藕窈竦囊徊惴闌し?,并且帶著防毒面具進入,畢竟是密封了快兩年了,重新打開,誰知道里面會有什么。

“馬上組織人員進入,清理和整理我們所需要的一切,帝國已經處在最危險的時候了,我們必須要盡快的制造出足夠的細菌武器,這樣才能戰勝敵人,保衛我們的家園!”藤本靜香大神道。

“哈伊!”

……

“沒想到,你的目標居然是植物研究所地下的那個基地?”服部千代子很驚訝,她當然知道東亞植物研究所下滿有個基地,當初服部一男跟隨藤本靜香來上海,負責保衛的就是這個細菌試驗和制造基地的安全。

現在這個試驗和制造基地被藤本靜香重啟了。

很明顯是要制造細菌武器,憑借常規武器的力量,日本已經無法與武裝到牙齒的盟軍對抗了,只有使用這種不對稱的力量才行。

“據情報部門得到的情報,美國已經在研制一種大規模殺傷力的原子武器,一旦這種武器投入戰場使用,那將會改變戰爭的模式和走向,而帝國到現在還沒有摸到原子武器的入門,所以,我們只能另辟蹊徑?!碧儔揪蠶憬饈偷?。

“那你為什么非要選擇在上海,還有非要跟陸希言合作?”

“我需要一個?;ど??!碧儔揪蠶愕?,“在上海,沒有人比他更合適了,他雖然跟帝國合作數年,也被中國人認定為漢奸,可他的雙手是干凈的?!?/p>

“什么意思?”

“他除了跟我們合作開藥廠掙錢之外,其他方面并沒有太過格的東西,甚至沒有血債?!碧儔揪蠶憧┛┮恍Φ?,“是不是覺得很奇怪?”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很聰明,很多時候,都踩著鋼絲走,而且走的很穩,而帝國又不得不需要他這樣的人,不偏不倚,他居然能安全的走到了現在?!碧儔揪蠶愕?,“不過,他就想這樣安然的過去,不可能了?!?/p>

“你……”

“讓我心動的男人并不多,他是唯一的一個,到現在都是?!碧儔揪蠶愕?,“與其得不到,不如拉著一起毀滅?!?/p>

“你比我更瘋狂?!狽殼Т硬揮傻倪粕嘁簧?。

“我們女人生下來,就是來征服和毀滅男人的,千代子,你是還沒有遇到一個讓你瘋狂的男人,如果哪一天遇到了,你也會這么做,你跟我,本質上是同一種人?!碧儔揪蠶憧┛┮幌?,眼神之中閃爍著危險而瘋狂的光芒。

……

臘月二十八,陸希言約了郭漢杰他們幾個小聚,剛好丁鵬飛也在上海,他跟黃三如今都在周福海的稅警總團,丁鵬飛是團長,黃三呢,因為文化程度稍微差點兒,也混到了營長,不過他這個營長可是一個主力加強營的營長,駐守南京,軍銜一點兒不低,中校。

其余“幽靈”組跟過去的老人都在稅警團內擔任中下層軍官,不客氣的說,陸希言掌握了周福海稅警總團差不多過半以上的兵馬,而且還是最精銳的。

這樣一支力量在手中,也是陸希言硬氣和底氣所在。

這么多年了,陸希言早已把丁鵬飛等人看做是自己兄弟了,丁鵬飛等人也是,若不是當初譚四和黃三的這個看似沖動的決定,也不會有他們的今天,可能鐵血鋤奸團早就四分五裂,各奔東西了。

“譚四哥,黃三哥今天沒在,有點兒小遺憾,不過沒關系,我們很快就會有機會坐在一起光明正大的喝酒了?!憊航芫儔?,“來,我提議,咱們敬先生一杯!”

“好!”

“干杯?!?/p>

“先生,我們都知道日本戰敗在即,可我們這些人今后怎么辦,您還得給我們拿個主意?”丁鵬飛是除了譚四之外,幾個人當中考慮的最長遠的一個,就是現在直接掌握“死神”小組情報機關的郭漢杰還多有不如。

“若是抗戰勝利,你們有什么打算呢?”

“我們都干了半輩子了,不想再干下去了,這要是能趕走日寇,我就想著,回老家,置上幾畝地,討個媳婦兒,過點兒安生日子?!憊航芊畔戮票?,第一個說道。

“沒出息?!便評謚苯永戳艘瘓?。

“先生,您說,我們該何去何從?”丁鵬飛眼神鄭重的朝陸希言望來。

“這么多年了,弟兄們在一起,習慣了,我不反對大家有自己的想法,勝利了,回家過自己的小日子,這是人之常情,不過,有些人,有些事,就算我們想回去,別人也不會答應,丁二哥,這些年,弟兄們跟著我們一起流血犧牲過來的,我門的給他們一個前程?”

“您的意思是,要我們正式的接受ChóngQìng方面的招安?”

“我沒有這個意思,但是就目前而言,我們都無法一撒手,一走了之,至少我們這些人不行?!甭較Q緣?。

“我覺得先生說的有道理,下面的弟兄走了也就走了,可是咱們不同,咱們要就算要走,也得把兄弟們安排的妥妥當當的才行?!憊航芨膠偷?。

“ChóngQìng方面,我還是覺得不太可信,他們也不會相信我們,就算給咱們高官厚祿,那將來秋后算賬,那就憑我們這些人,只怕到時候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倍∨舴捎淘サ?。

“實在不行,咱們出國,去南亞,四哥不是在緬甸和新加坡嗎,我們過去投奔他?”閆磊一拍桌子道。

“二哥,老六還記得當初我們的理想嗎?”郭漢杰突然來了一句,把丁鵬飛和閆磊都問的說不出話來。

“其實我在想,我們是不是太樂觀了,日軍不會輕易的認輸的,我們現在還不能放松警惕,現在還沒有到刀槍入庫,馬放南山的時候?!甭較Q緣?,“贏,我們一定要贏的徹底?!?/p>

“先生說的有道理,咱們還真不能放松警惕?!倍∨舴傻懔說閫?。

“先生,你這不提,我還真想不起來呢?!憊航艿?,“還真有一件怪事兒,您不是讓我悄悄的收購了一些東亞植物研究所附近的產業嘛,我收購了一下米行,買回來,繼續經營,這不是年關將至,米行就將家里倉庫的糧食進行盤點,結果發現大量被吃空的稻殼,而且這還是最近吃空留下的?!?/p>

“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前兩天,他們找了一天的老鼠,愣是一只都沒找到,你說奇不奇怪?”郭漢杰嘿嘿一笑道。

“老五,這種無聊的小事情你也跟先生匯報?”

“丁二哥,這不是無聊的小事兒,漢杰,那些吃空的稻草殼兒呢?”陸希言面色一凝重問道。

“都在呢,反正挺干的,留著燒火用?!憊航苊輝諞獾暮俸僖恍?。

“用袋子裝好,送一部分過來,不準用身體觸碰,剩下的全部秘密燒掉,還有,發現稻殼的地方給我嚴格消毒,聽到沒有!”陸希言嚴肅道,“發現有人發燒或者嘔吐的現象,第一時間隔離,然后通知我來安排,不準對外泄露一絲一毫的小小,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憊航芟陪讀?,不明白陸希言會給他下這樣一道命令,看上去有些小題大做了。

相鄰小說:我的神級手機助手網游之仙緣縱橫萬界臨時工天變之火全息海賊時代呂布之雄圖霸業南明大丈夫純陽第一掌教魂斗罗归来吧擂台怎么让道闖乾坤